河婆蔡氏绵基公族谱寻亲之旅

 


第一天
   2011年10月13日早上7:19我们寻亲之旅一行四人(远东、瑞尧、传慎、兴旺)从河婆西山公祠出发,经过近50公里的路程,到达普宁什石洋村,村长启胜宗亲前来接车,引导到达什石洋村委,村委书记共和宗亲和美斌宗亲、付书记庆祝宗亲都在村委迎接。我们详细汇报了此次行程的目的,希望什石洋村在已经收录入谱近3000人的基础上,继续努力,将剩余的近4000人之未入谱世系尽快收录,工作是艰苦的,困难是有的。时近中午,约了下湳村书记俊义宗亲一起吃饭,在席间就做好族谱收录工作交换了意见,由于时间紧迫,我强烈要求能够在春节前完成收录工作,俊义书记非常坚定的表示,此次一定抓紧落实。
   吃完午饭,在美斌宗亲的带领下,立即前往印刷厂沟通,复制了原始的cdr族谱文档,跟着前往海丰的平东,那里的宗亲已经在等待我们去了。上次收录的族谱资料,这次在现场打印给他们,以便他们校对。又拿到很多的族谱原始资料,回去后将输入数据库。工作到晚上6:35,天已经黑了,又前往海丰县城,投宿县城的帝豪大酒店。

第二天
   昨晚是电话给海丰县政府县志办主任、县志主编蔡忠宗亲后,其介绍投宿县城的帝豪大酒店的。今天早上7点,他亲自来到酒店,坚持支付了我们的住宿费共332元,并请我们吃早餐,后到县政府县志办打印族谱世系,赠送县志刊物。
   我们再次启程前往海丰鹅埠,到了火胜宗亲家,后陆续有鹅埠的蔡氏宗亲到来,群友传森宗亲也到来了,打印他们的族谱世系,以便他们校对。大家午饭后握手再见。我们一行启程前往惠东县城平山,找到了蔡国强宗亲,他原来就是居住在惠东中径村的,最令人高兴的是他保持的家谱,原来他是绵基公后裔流落在外没有记录的,大家都说是此行的第一大收获!到5点50分,他和同在平东的蔡瑞华带领我们前往中径村,村中各房人都来了,但非常遗憾的是,他们很多都不知道自己的祖父的名字,这令我们非常惊讶。我们向他们宣传了收集族谱的意义,希望他们作为河婆蔡氏绵基公裔孙,立即启动查找工作,选择吉日良辰,焚香祷告自己的祖先,打开金斗,看看里面的字,然后将自己的世系集合后传送给我们。
   回到平山,已经是晚上9点40分了。

第三天
   今天是寻找惠阳良井的蔡氏,因为听说他们是河婆蔡氏的传人。但费了很多周折找到后发现不是绵基公传人。马上启程去东莞的黄江,下午在黄牛埔官山村原村长玉光宗亲的带领下与村长柏林见面并参观了他们在官山的蔡氏宗祠。下午四时多,赶路到东莞莞城的火炼树村和犬眠岭村,在运新宗亲的引领下同几个房系的宗亲见面,就完善族谱资料交换了意见。他们大多是程源公后裔。

第四天
   上午在运新、林生宗亲的引领下,到莞城的下岭村,刚进村,寻亲之旅车子后面的文字引起了注意,一位叫蔡瑞有的宗亲停下车,经过询问,带我们到村长家,村长是他的侄子,但不在家,也没有时间来,只好将采集族谱的资料留给同村的蔡氏,再前往蛤地村,现在的地名是前屋钱村,找到那里的老医生蔡光先、蔡王庆宗亲,下午在蔡光先宗亲的带领下,找到大岭山的下高田村,可惜也是因为是周末,没有见到村长和书记,在蔡胜强家,他儿子找来村干部蔡建文,我们将采编指引和通告交给他,将要求交待清楚,合影后离开回到火炼树村,试图找到附近的犬眠岭村的村长,这是此次东莞之行的最后一站,但到目前还没有联系到他们。到了晚上,村长蔡添华接了电话,但不愿前来,也不愿叫村里热心宗族的人前来接洽。在酒店正在输入收到的族谱数据,没有想到运新带来另外个运新,他说他家有本从老屋砖墙里藏的一本老族谱,瑞尧看过后说没有太多价值,基本是抄了河婆的老谱,我仔细看过,主要看看在绵基公之后的记录,一看惊叫:这是绵基公三子荣贵公的后裔!当即在河婆群公布这个历史性的发现,我们都非常兴奋,给后来的运新宗亲拍了照,我同他握手,打趣说这是500年后机缘啊,如果属实,河婆蔡氏日后祭祖就要三个灯笼了,你将成为第一个代表贵荣公提灯笼的人。(后来证实是误接,在东莞1991年谱里已经明确)

第五天
   今天早餐后八点三十分,我们告别东莞的宗亲,启程前往广西,当天下午四点,到达广西贵港桥圩镇,见到了蔡芳宗亲,然后到蔡湖村,同那里的宗亲见面。焚香拜了宗添公等先祖和三山国王,在蔡氏宗祠前合照留念。

第六天
   上午去新庆村塘面屯,同那里的宗亲见面,发现他们确实是河婆蔡氏的传人,但因为祖先只是口头传诵,只是记得“振兴家美传”和“燕翼诒谋远”,因此在“传”字辈后就是“燕”辈了,而且最令人遗憾的是他们没有任何文字的记录和先祖的墓碑,看来比较麻烦。我们将河婆蔡氏的辈序等资料给了他们。
   上午十点半,出发前往武宣县的东乡,因为武宣大桥单边通行,塞车很久,到了县城,已经是下午一点了,吃完午饭,立即前往东乡,但费了周折到了东乡,他们那里的蔡氏也是不知道自己的先祖是谁,没有族谱和祠堂,只好失望继续赶路,到了柳州,已经是晚上7点了。只好先住下明早前往荔浦。

第七天
   早上7点09分,荔浦的高举宗亲已经来电了,把我从梦中惊醒,8点出发,上高速到鹿寨下高速,10点到达荔浦县政府门口,蔡桥昀来接,带我们去到她家时已经是11点了。马上同在那里的宗亲校对和打印族谱世系,到下午一点半才吃午饭。下午四点,在高举宗亲的带领下,到了青山镇松林村的蔡高华家,他那里有100多绵基公裔孙,但目前接续没有搞好,派完资料,马上赶往浦芦瑶族自治乡,原来电话已经联系过的,但经过十五公里的坑坑洼洼的山路,到达那里时给住在那里的蔡传胜电话,居然不接,后来接了电话,他说他们不需要上族谱了,随即挂断电话,关机了,我们经过询问当地人,找到他的家,他无奈带我们到他叔公家,他叔婆把河婆蔡氏的辈序背得烂熟,可是,他们只是知道是振字辈迁居到此的,世系不明。我们向他们宣传了半天,把资料留给他们,回来时已经天黑了,回到荔浦县城,已是晚上七点半。车子已是给灰尘覆盖了。

第八天
   今天要去荔浦新坪镇的付足村蔡屋前,已经时近中午十一点半,为了不给他们造成要他们请吃饭的错觉,在荔浦县城先吃饭。午饭后到那里的,谁知道那里的宗亲非常热情。我们帮他们的把挂在墙上的祖先照片取下翻拍,也给他们一些人拍照,录入族谱。他们非要我们留下吃饭,结果在下午四点半就开饭了。到今天为止,荔浦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明天将前往桂林,那里的宗亲已经在等待了。

第九天
   本来要去桂林的,但族谱中有记载迁居到柳州沙塘镇的和河池市罗城仫佬族自治县的,为了不留遗憾,决定折回去。上午八点半从荔浦出发,高举和她女儿来送行,还送给我们著名的荔浦芋头。上午十点半到达沙塘镇,到镇政府的民政办询问当地的蔡氏的居住地,一位郭先生帮忙我们逐一打电话到各村查询,我们为了感谢他,给了一包“芙蓉王”。我们先去杨柳村寻找那里的蔡氏,颇费周折才找到一家蔡氏,但非常遗憾,他不是河婆蔡氏。吃完午饭,到了沙塘镇的古灵村,找到一家蔡氏,但他是澄海的蔡氏后人。没有办法,立即赶路前往罗城,从高速出来后,道路破烂不堪,下午三点半到了县政府,刚刚停车,车子后面的文字再次引起注意,一位先生过来询问,后来才知道他是县民语局的局长谢明洪,他说他的学生有叫蔡明新的,是在罗城县税务局工作的所长,他立即电话联系他,十几分钟后蔡明新前来,经过询问,字辈相同,确认是我们的同宗。我们都非常高兴,功夫不负有心人啊,四点钟,蔡明新陪同我们出发前往37公里远的龙岸镇莲花村蔡家屯。原来他们“振”字辈的祖婆在150年前丈夫去世,带着2个儿子沿途乞讨,不知道经过多少岁月,终于到达广西的罗城县的龙岸镇莲花村。现在已经传到了“常”字辈,但他们的祖婆只是知道“振兴家美传,高明...”,没有办法,自创了后面3个字辈:高明万年常。蔡家屯的宗亲他们对我们的到来异常高兴,我们把西山公祠重光庆典和尖田村开基533年庆典的DVD及相关的纪念册等送给他们,他们杀鸡宰鸭款待我们,我说为150年的缘分干杯!从他们家出来,漆黑一片,仿如回到了童年时的河婆。回来到罗城,已经是十点了,非常疲劳,但功课还是要做,因为要向关心我们的群友汇报行程啊。

第十天
   今天早上明新宗亲来为我们送行,从罗城出发,先转道宜州再上高速,路好走多了。因为昨晚收到高举宗亲发来的短信,说在广西鹿寨县的江口、导江、运江一带有很多蔡氏,我们为了不留遗憾,决定前去寻找,中午十一点半到达江口,找到一个村是姓蔡的,但他们不是绵基公的后代。他们提供了在白沙乡有蔡氏居住,我们继续前往,谁知道要去那里,必须过渡的,在三江交汇处过渡到白沙乡,找到蔡氏传人,经过询问,他们是福建蔡新宰相的后人,从那里出来,附近没有餐厅,只好继续开车回柳州,到下午二点才吃上饭,饭后立即前往桂林,四点半到达桂林象山区,明华宗亲已经在等我们了。

第十一天
   昨晚明华等侨居桂林的宗亲热情的款待了我们一行,今天上午他来宾馆为我们送行,虽然“桂林山水甲天下”,但我们也不敢停留去观赏“两江四湖”的美景,我们启程前往阳朔的兴坪镇桥头铺太婆山村,因为听贺州的美华宗亲提供的线索说那里有蔡氏的村庄,时近中午,找到太婆山村,但他们是从湖南迁居到那里的蔡氏,我们只好在下午赶往贺州市,下午四点半到达贺州市的道石村,美华宗亲来接,后带我们到贺州市区,他们已经在贺州市成立了“蔡氏互助会”,他们非常盛情款待我们,下榻到蔡传军宗亲的旅馆。

第十二天
   今天上午,我们先到八步区寻找迁居到那里的大章公的后代,他们是“振”字辈迁居到这里的,到“兴”字辈以下没有收录,将资料留给他们后我们再到道石村同那里的宗亲校对族谱,有些不是绵基公的蔡氏也来寻求。下午我们到贺州市的莲塘镇广福村蔡屋,经过查对,他们是从江西迁居惠东多祝镇再迁居到这里的。回到贺州市已经是下午四点半,如果此时回去揭西河婆,路上还要住店,因此决定明天再启程。在美华宗亲的邀请下,到贺州市的八步区政府前面的广场去游览,并登上了广场的小山峰。晚上,找到了居住在八步区的河婆蔡氏宗亲,交待他们务必将族谱资料收集完善传送给我们。回到旅馆,已经很多蔡氏在等我们,原来他们今天要开工没有时间,但除了一个世系的河婆蔡氏的,其他都是梅州那边的。
   还收集到一个情况,有位居住在梧州的蔡美清,是开旅馆的,名为“花园宾馆”,他还是古直公的后裔,但晚上同在河婆的美亮、美长电话联系,确认没有收录在梧州的后裔,因此,明天决定去梧州寻找他,如果他后面是一大族群,则收获大矣,而且通过他可以寻找在广西的其他宗亲。

第十三天
   今天我们去了梧州,找到了蔡美清的工作单位,但宾馆已经关闭了,门卫说认识他,知道他是广东揭西人,已经退休回去了,今年大约在67岁左右。没有办法,只好回去广东了。明天准备去博罗县的长宁镇,在河婆的古谱中已经记录了迁居到那里的宗亲,但他们的后代一直没有回去河婆,到底他们的后代是否再迁居他方,不得而知。

第十四天
   上午前往东莞樟木头官仓村,那里大部分是东湖公的后代。现在新一届蔡氏联谊会已经成立了,会长在官仓村蔡氏宗祠前等我们,并通知负责收编族谱的石军和桂光两位宗亲,大家座谈后在祠堂里面合影留念。午后在石军和桂光宗亲的带领下到东湖公的墓去拍照,之后前往博罗的长宁镇。到达后到镇政府和派出所查询当地的蔡氏的居住地,答复是当地没有蔡氏的村庄。失望而归,在回程中经过博罗县罗洋镇梅花村见到蔡屋的牌子马上进村查问,但他们都没有字辈和族谱,对祖先无知,但说有位有族谱的人在外地,我留下名片要他们在拿到族谱后电话联系我们。赶路到惠东的吉隆,已经是晚上7点了,只好住在吉隆。

第十五天
   昨晚居住在吉隆白沙湾村的伟锋宗亲说我们一直没有去过他们村,今天早上按照约定我们去了白沙湾村,为那里的四座祠堂拍照。跟着便直赴海丰的平东,见过美波宗亲,收了部分族谱捐款后与居住在剑门坑的蔡氏联系,按约定到河口镇政府门口等他们,在午饭后由他们带路去陆丰县内湖镇的安溪村,因为听说那里有河婆的蔡氏,但到达后经过询问,无法确定他们的根源。在经过陆丰八万镇后直接回到河婆,结束了此次寻亲之旅。此次寻亲之旅感触良多,甜酸苦辣、人情冷暖犹如冰火两重天,对一些族谱里面有记载而仍然无法寻到的宗亲仍耿耿于怀。“八千里路云和月”,全部行程近4000公里。对远在四川成都、峨眉、会理县、合江县、重庆白沙乡等有迁居记载的只有容待日后了。迁居到南洋各地的宗亲更是有待收录。明天将到河婆西山公祠向蔡氏宗亲会回报此次行程和处理带回来的族谱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