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婆蔡氏族谱采录访亲团南洋之旅

 
文章附图

2012年4月13日,河婆蔡氏族谱采录访亲团南洋之旅出发,第一站是新加坡。

2012年4月13日

   昨晚我们一行四人(常伦、远东、瑞尧、瑞元)到达深圳蛇口港的海涛酒店,今天早上六点起床,步行到蛇口港码头,八点半到达香港机场。太早到了。12点35分飞机才起飞。

 下午四点20分到达新加坡机场,新加坡绵基公家族传华、锦辉、应仕、仁礼宗亲到机场接机。

 4月14日

   昨天晚上吃完晚饭,锦辉宗亲驾车带我们一行到新加坡的山顶俯瞰整个新加坡的夜景。今天上午到新加坡蔡应仕家里,他已经通知很多的河婆蔡氏宗亲到来,中午在他家吃河婆擂茶。现场增补族谱资料。 4月15日

 今天上午,传华宗亲驾车带我们参观了新加坡的标志:鱼尾狮。下午2点10分,高亨、锦辉、常欢、保兴宗亲分别驾车2部带领我们四人从新加坡出发,到古来才是2点40分,武胜宗亲和少华宗亲等已经在新山济阳堂门口迎接我们。在二楼的会议室,首先由常伦会长对此行的主要目的和河婆蔡氏等情况进行了介绍。武胜宗亲介绍了马来西亚为此次活动进行的准备工作。远东对河婆蔡氏族谱的启动和前期所做的族谱采编工作进行了汇报。  4月16日:

今天在新山古来蔡氏济阳堂现场收录和校对族谱,美初叔公到来鼓劲。这里的气候出乎我们的意料,非常适宜,没有我以前来时的闷热。 4月17日:

今天上午9点,柔佛河婆同乡会向河婆蔡氏南洋访问团赠送了《桑梓根缘》书四本。10点,在新山济阳堂我们一行接受了新山济阳堂赠送的此次活动的纪念牌和转交的200份族谱资料,同时我们也回赠了河婆西山公祠重光庆典的广场合照。《星洲日报》在济阳堂采访了我们。

4月18日:

  今天一早。我们就看到了《星洲日报》刊载的有关我们此次采访的文章, 大家都感到非常高兴。中午到26碑去吃擂茶,店主也是河婆蔡氏,打开电脑,现场为他们一家收录世系资料。晚上,新山蔡氏济阳堂为我们一行举行告别宴会,河婆蔡氏联谊会会长蔡常伦在晚宴上,向新山蔡氏济阳堂的热情款待和给力的组织安排,表示诚挚的感谢。下午接到2个来电,是河婆蔡氏后裔看到报纸后打来的,一位住在森美兰,叫求成,说有族谱资料要提交,明天准备顺道去找他。一位就住在士古来,叫崇基的宗亲,是井下楼的,我告诉他我们的住地后,他也来到酒店,现场收录了他家的资料。

  几天来,都是武胜宗亲亲自驾车接送我们一行,85岁的高龄,我们不仅深深感动,还对他的精力过人表示钦佩。

4月19日:

早上电话联系森美兰的求成宗亲,但他说不需要去他那里了。上午十点,从柔佛古来出发,由武胜叔的公子志福哥驾车送我们一行,下午1:35分到达吉隆坡。蔡维、美舜宗亲驾车来接到靠近“唐人街”的酒店。接到美初宗亲的电话,说《星洲日报》“大柔佛”专版今天又出了有关河婆蔡氏南洋采访的消息。

晚上,吉隆坡蔡氏设宴欢迎河婆蔡氏一行。他们很多都带来了族谱资料。气氛非常热烈,常伦会长和远东、瑞尧都相继发言,对吉隆坡的宗亲的款待表示感谢,全面介绍了族谱采编工作。回到酒店已经是10点多了。

4月20日:

昨天晚上晚宴时很多宗亲已经拿来族谱资料现场校对和录入,有位宗亲叫明辉的,他的世系无法接续,根据他祖家在陂子坪村的情况,初步推断他是振响公的裔孙,他说回去明天同长辈一起到河婆同乡会来解决。早上美顺宗亲来接,到吉隆坡河婆同乡会大厦5楼,由于此时尚早,我认真查找,终于找到明辉的世系,太高兴了!原来他同我都是14世万资公的后裔,因为名字的同近音字的缘故,造成查找困难。后来有位江湖(蔡伍)宗亲到来校对族谱,坚持要请我们吃午饭。吃完午饭,回到大厦会议室,已经有很多宗亲在等待了。下午三点左右,我们一行到三楼的马来西亚河婆同乡联合总会,见到了总会温素华主席,我们向她赠送了河婆西山公祠重光庆典的照片,她向我们发出了参加今年在马来西亚沙捞越举行的世界河婆大会的宴请函。

晚餐后6:40分美顺宗亲驾车送我们一行到吉隆坡双子塔和吉隆坡电视塔参观。

4月21日:

  今天下午在同乡会收集完族谱资料后应少华宗亲的邀请一同去参加吉隆坡柯氏公会成立30周年庆祝银禧纪念活动,到晚上10点多才回到酒店。

4月22日:

  上午去巴生港列席马来西亚济阳辛柯蔡宗亲总会的第十届年度第一次代表会议,向总会赠送了河婆蔡氏西山公祠重光庆典的广场照片。

  晚上,刚刚从东马回来的传道宗亲来到酒店校对他的族谱资料。  

4月23日:

  上午居住在吉隆坡的高达宗亲来到酒店,他是看了报纸找到我们的,他带来了他的世系资料,现场为他录入。

  我们今天11点出发,经过200多公里路程到达吡呖州金保,吃完午饭,马上到双溪古月的“三山国王”庙,现场收集校对族谱,整个下午非常忙。抽空代表河婆蔡氏向双溪古月河婆同乡会赠送了河婆蔡氏庆典照片。这里要多谢吉隆坡的美逊(美顺)宗亲,几天来都是他驾车全程陪同我们,在此要深表谢意。

晚上近7点才去吃晚饭。德云宗亲非常盛情,请我们吃的虾仔是我们都没有见过的。

4月24日:

  双溪古月是河婆蔡氏在海外居住和生活最集中的地方;另外一个地方就是东马的古晋。今天继续在三山国王庙收集族谱,可惜有几位宗亲不能找到他们的世系接点,只能带回去河婆继续查证。这里也有宗亲观点不对,来到现场也不肯提交世系的;也有通知到的说他们自己有家谱就可以了。很多连自己的兄弟妻子的名字也不知道的,更别说是侄子侄女的名字了。我说你给我电话我来询问,他更说电话也不知道。

晚上高聪宗亲设宴款待我们,回到酒店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

4月25日:

  上午还是到双溪古月三山国王庙现场采集族谱,下午一点出发,二点到达吡呖州首府怡保河婆同乡会,高遍宗亲、伟强会长、文玉宗亲先后到来接待,现场为他们校对录入族谱。

4月26日:

 上午继续到河婆同乡会采集族谱,中午在怡保吃擂茶,开擂茶店的是河婆蔡氏,他不知道自己的原乡在哪里,后来提供他父亲的电话给我们,我电话询问,终于搞清楚一下情况:他们的原乡在河婆汤坝,他的祖父在马来西亚原来有3个老婆,生下很多儿子,回到汤坝后再娶妻生下三个儿子,一位在汤坝养猪,另外两位在香港搞地产,听说很发达;综合以上情况,我想要搞清楚他们的世系应该有信心了。我电话同汤坝的德常联系,马上找到了他们的世系,原来是汤坝的传正公在马来西亚的另外三房子孙!只是汤坝提交的资料才写在大陆生的妻子和儿子。

下午高遍宗亲驾车带我们到十几公里外的“瓜拉光”河婆互助会会馆现场采集,到了那里,宗亲们已经在那等待,场面很热闹,大家合影留念。

晚上,龙潭燕彬宗亲委托要找的迁居到马来西亚的联系人到酒店来找。经过多次电话联系,终于找到了要寻找的宗亲的联系电话,联系人到晚上九点多才回去。但由于要寻找的宗亲他们住在双溪古月附近,我们又要到东马,他们已经无法到场了,我只得告诉他们到双溪古月三山国王庙去找我的名片,或找到富财村长,了解怎么将资料传送给我。

4月27日:

上午我们乘坐大巴从怡保出发,下午近两点到达吉隆坡雪邦Sepang 机场!,下午七点10分到达美里机场,一到机场出口,就见到一群穿着“蔡”字服装的人,他们就是来接机的明耕宗亲等。

4月28日:

上午先到美里河婆同乡会参观,再到美里蔡氏公会。很多宗亲已经在等待,应接不暇,到下午四点才稍作停顿,是到南洋以来最忙的,但越忙我们越高兴。因为今天接受了报社的采访,估计明天见报,又是星期天,可能会有更多宗亲前来。晚上有来自四川的甘孜歌舞团来美里访问演出,这里的宗亲为我们一行定了座位,要我们去观看。

4月29日:

上午三大报纸:《美里日报》B16版、《星洲日报》综合15版、《诗华日报》北砂A8版都报道了我们一行到美里采录族谱,这些报纸在我们即将到达的下一站古晋也可以看到,希望那里的宗亲届时可以到场。今天继续在美里蔡氏公会会馆收集族谱。由于在居住的旅馆没有宽带,晚上只得到“百盛”咖啡厅上网。明天下午五点的飞机到古晋。

4月30日:

今天上午在美里的“老人街”采录族谱,还步行到几个街道到找到河婆蔡氏宗亲校对族谱。中午美里河婆同乡会会长温素华宴请我们,并托我们带回给河婆乡贤的特约邀请函。下午经过45分钟的飞行到达古晋,这个可能是海外最多河婆蔡氏的地方。美耀等宗亲来机场迎接我们。

5月1日:

早上8点半,接到蔡文铎会长(律师)的电话,邀请我们中午参加古晋的河婆擂茶节。上午前往古晋蔡氏公会,首先我们焚香祭拜了济阳堂蔡氏历代祖先,然后才开始族谱采录。临近中午,我们一行参加了沙捞越河婆同乡会举办的“擂茶节”,我们非常荣幸坐在第一排。

下午我们到沙捞越的西连,那是河婆蔡氏集中的地方,收获也算多,到下午六点才回到酒店。晚上7点半,出席沙捞越蔡氏公会会长蔡恒辉的宴会,近九点,到蔡氏公会合影,为明天的记者提供拍摄照片及新闻稿。

5月2日:

今天上午,《国际时报》记者来到沙捞越蔡氏公会,如果明天可以见报,则可能会有更多当地的河婆蔡氏前来。虽然有蔡氏宗亲前来完善自己的世系资料,但还是不够热闹。

5月3日:

今天《国际时报》A12版、《星洲日报》“晋汉斯”13版、《联合日报》“古晋”B4版,同时刊载“河婆蔡氏族谱采访团访晋”的报道。高清宗亲第一个看到报纸赶来蔡氏公会,在原来捐款5000元人民币的基础上,再捐款5100元人民币,并决定明天中午设宴招待我们一行,宗情堪赞。

5月4日:

今天下午比较忙碌,几次起身要走了都因为有宗亲前来而一再推迟。古晋的宗亲抱怨,这里的蔡氏公会没有提前通知,准备不足,知道我们前来古晋的宗亲不多。但其实这里的宗亲也像河婆各村的宗亲,委员们回去通知无动于衷,到我们到现场收集时才回应的。沙捞越蔡氏公会通知了很多次,可是从没有人提交资料,这次又责怪他们没有提前通知。

在晚餐聊天时说起古晋的河婆同乡会会长蔡文铎的世系不能接续,同桌的均权宗亲说是同他很近的世系,回到酒店,经过查找,找到了他的世系。在洗澡时又接到了双溪古月新星的来电,经过不断比对,也找到了他的世系,他非常高兴。下午在蔡氏公会,接待了一位宗亲,找不到他的世系,晚上他来到酒店,经过一番查找,基本可以知道他的世系了。

经常会发现,找不到世系的宗亲的殷切目光和那些无动于衷的宗亲形成鲜明对照。明天启程回去了,希望留下的火种可以燎原。

5月5日:

昨天斯威宗亲帮忙买好机票,送到蔡氏公会,今天上午来酒店接我们,带我们去兑换外币和到古晋青山岩妈祖庙参观,没有想到有位河婆蔡氏的祖婆在庙里,打开电脑,立即采集他们子孙的世系。中午斯威同他父母一起宴请我们吃海鲜。值得一提的是,午餐后斯威父母带我们去拜见在沙捞越著名的蔡氏宗贤汉雄公的三儿子振强宗亲,他非常热情的接待我们,我们参观了他的艺术和文物收藏,看到了河婆蔡氏的古大炮和达雅族首领的鹿角剑!振强宗亲对河婆蔡氏收集和准备出版族谱给予肯定和赞赏,捐款人民币一万元!

再见了,美里的沙捞越!再见了,美里的马来西亚!再见了,热情的马来西亚宗亲!带着收获的喜忧和对南洋的族群感情丢失的遗憾与无奈,我们今天下午四点多乘机离开东马沙捞越,从古晋机场飞往新加坡,下午五点多降落新加坡机场,锦辉、高亨、保兴三位宗亲来接机,并带我们去吃晚饭。锦辉宗亲留在机场陪我们在机场过夜,早上5点就要办理乘机手续,乘坐近八点的飞机飞往香港,然后乘船回到深圳,结束此次南洋之旅。

5月6日:

早上7点,顺利登机,但飞机滑行到跑道时发现起落架故障,阿尼陀佛!好在不是在降落时才发现!等待维修用了两个多小时,因为没有吃早餐,在飞机上给饿坏了,到十一点多才吃,不知道是早餐还是午餐。到达香港已经是下午两点半了。在机场办理了转运行李,只能坐下午四点半的船回深圳蛇口了。傍晚7点半吃完晚饭,我驾车送常伦会长等3人去乘大巴回河婆。明天开始,大量带回来的族谱资料要处理:校对和录入。(结束)